最近被借钱了,有些感触。

说起来,被借钱似乎是我们家的传统。

父母借出去要不回来反倒引起反目的事情我也不甚了解。

老爸在单位内退后做生意赊出去的账要不回来我也不甚了解。

我有所了解并且感受最深的是老姐的同学,老姐高中的时候有一个女同学家里穷,考上了大学没钱去上,问老姐借了6000块得以去上了大学(老姐哪有什么钱,还不是父母的)。

老姐这个同学因此改变了命运。

过了很多年后,老姐在布朗大学告诉了我这个事情,并说这个女同学已经博士毕业在北京工作了,老姐自己在国外不方便,让我问她要账,要到了就归我。

我联系了老姐的这个同学,她说现在没钱,先还我一些,转了我几百块。过了一段时间再联系,就联系不上了。

这可是改变了她命运的一笔借款,在那个大家都物资匮乏的年代不要利息不求回报的帮了她。过了这么多年,丫已经博士毕业北京工作了,货币也贬值了这么多,她居然还是可耻的隐匿了。

这个女孩读了那么多书,还曾被真心对待,却还是成长成了一个内心无耻的人。
0
请对此提供反馈x

引子:
在2017年的有段时间,我迷恋比特币交易,觉得比特币以后必然大有可为,还截了很多自己的交易信息发朋友圈。

很快就有一个儿时的小伙伴Ly微信来问我借钱,说过两天就还。我身上只有几千块用来生活,害怕有丝毫犹豫导致对方的不快,我立马就全转给了对方。转账后才害怕是骗子,又专门打了个电话给他确认了是本人才放心。

借给了Ly后,大学朋友Zz又来借钱,我说我没钱了(很久后我才发现Zz已经把我拉黑了)。

过了两天Ly没有还我钱,我就打电话去催他,他有些不快,但是还是立马还了我。

大约两三年后,有一次我在开车,接到了一通电话”问我认识Ly么?他欠钱什么的,紧急联系人是你。“我想到他可能状况很差,但是还是说我不认识,也没有因为这件事去联系Ly。

缘起:

一两个月前我又想起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想起了很多小时候的人,其中也想起了Ly。

我们家刚从乡镇搬到县城的时候,住在那种一排一排的单元楼里,住在顶层5楼,Ly住我家对门,Ly比我大了2岁,他爸应该是在学校工作,面相体态给我一种领导威严的模糊感觉,他家里有录像机,把一块大大的黑黑的盒子插进去就可以在电视上放出电影来,那时候香港还没回归,我家里只有一个电视,我非常羡慕他。

后来我们在另外一个居民区自建房(一排排的居民区),Ly家后来也搬到了这个居民区,我们之间大概相差了五六排的样子,我们经常一起玩,基本都是我在他家看到什么好玩的就拿回家玩一段时间。

我曾经借走过一套函授日语教材,跟着教材学,会念几句“啊咦呜哎喔,他提土台套”之类的平假名片假名什么的。

我还有借走过一把玩具枪,能上膛打塑料圆球子弹的那种,被我玩了2天玩坏了,于是我很担心,去他家还抢的时候扭扭捏捏,但是好在Ly发现被我搞坏了也没怎么生气,就是不开心的嘀咕了几句。

Ly来我家玩,顺便拉屎,但是屎太硬把马桶堵了,他又不好意思喊我,就在洗手间里急的团团转。

后来Ly家里的一楼被他爸搞成印刷厂,放了挺多印刷机印刷各种东西。

Ly最爱刘德华,有很多刘德华的磁带。

再后来就上初中高中交际就很少了,再后来都陆续离家去上大学就再无甚联系。

老妈后来说Ly毕业后在黄石工作,大概是公路局还是什么?

想到了这许多,我就微信又喊了Ly几声,随便简单聊了几句,告诉他我有了一个女儿,也知道了他有了2个小孩,但是也没什么更深入的好聊的。

再起尘埃:
前几天忽然接到Ly的电话,我略有诧异。我会因为回忆去联系很久之前的人,但是我不觉得我的行为是人之常态。

果不其然,借钱。我不知道我一个月前主动联系对方叙旧的行为在这次借钱的动机里占据了多少因素。

要三千,给了我支付宝账户。我看了下支付宝里还有三千六百多,就转了三千五给Ly。

他说年前还我,我开玩笑的说你要是不还我我就告你妈去。

我赚钱能力不强,也没有积蓄的习惯,身上有超过1万的钱就会转给安妮,所以正常身上也就几千块钱。

转给了Ly,我又拮据了。

能够不好意思开口来借几千块钱,我想Ly必然是真的很难过,相比来说吗,我这一会手头没有现金根本不是什么事。

即便他真的不还我,就当我还了小时候弄坏他玩具枪的因果了吧。

尘埃未落:
没过几天,Ly又打电话给我,又要借钱。

“你为啥不自己工作赚钱呢?你没钱为啥要超支呢?”

他说了一些他的情况:老爸已经死了,家里情况越来越不好。他也没在黄石上班了,之前投资了些小生意失败了,已经回到了县城的家里。自己摔断了胳膊在修养了1年多,一直没有上班。另外小县城里没有工作机会,工资很低,老婆的钱老婆自己在用。他之前请一些朋友大吃大喝,但是现在问对方借几百块钱对方都不借。

其实他的困难有多大么?应该无非就是欠了几千或者几万块钱信用卡。我也有过逾期信用卡的时候,我他妈的都自己扛过去的。

但是对某些人,在某些时候,缺少一点点钱可能就像是要把他溺死一样,这时候有一点点希望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他的行为已经身不由己。

我想帮他,但是他不是在我手里宽裕的时候找的我,我想说等我过一段时间手里缓一些再来帮他但是想了想这也非常不合理。

他想让我用信用卡或者花呗来借钱给他,说等他妈发了工资就还我,我拒绝了。

后来把这事跟老爸老妈说了一下。老妈说我们以前因为借钱给别人,朋友反目,有些亲戚都没得做。老妈说你想想你姐借给她同学的钱。老妈说我们几十万的养老钱做养老投资被骗了拿不回来,我们没钱。

遂作罢。

我又发了信息给他,说我能力有限,很抱歉。

他说没事,你已经帮我很多了。

--------------------------------------

想来想去,感慨人终究还是要自强自立。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
作者保留所有权,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 青木的博客 » 男儿当自强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7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maie

背着安妮藏了很多私房钱

夜未央

友情分很多种,有些值得你尽全力去帮助,有些只值一顿饭钱,有些甚至连和他吃顿饭都是浪费时间。我的看法是根据你对友情的定价给他们借钱,而不是你的能力,如果真有借无还,那就当作对过去友情的买断吧。

安妮

原来这个L y借钱有后续,后来也没听你说,原来去跟老爸老妈商量来着。

猪肉分一半

救急不救穷吧,我觉得。有些人借了钱之后嘴脸就变了,我一个朋友欠我1W块都十年了,最近才还了2000。其他那些不知道能不能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