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牙齿还算整齐

大概在30岁之前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有一次在泰康的拜博口腔洗了一次牙,医生在我左边的牙齿上莫名其妙的钻了几下,

大约是过了2年,这个牙出了问题,去李惠利简单补了一下。

另外一次在快餐店吃饭,被一块骨头硌裂了右边的牙齿,正直疫情刚开始疯狂,做了个烂神经补了一下就没再管。

前一段时间左边的牙开始疼,刚好家门口有口腔医院,虽然是民营医院,但是架不住离得近方便,就去看了看。

拍了个片子,医生说两边的牙齿都有牙髓炎,要做根管治疗,然后再做个牙冠。

考虑了一下,忽略了医生的话,开了点替硝锉,头孢之类的闪人。

吃了几天消炎药,疼痛消退。

然后安妮她们要组织东钱湖环湖,那这事我当然也要去啊,

于是就从下午2点开始,步行了100里,不间断走了8个小时,绕湖走了一圈。

大约是走到最后几里,我感觉腿疼明显,因为我们两个各自开了一辆车,只能嘶吼着上车下车,自己开车回家。

事后证明这次环湖真的是作死,高强度的活动造成机体免疫力急剧下降,当晚左边的牙齿开始巨疼,疼到不行,第二天早晨去门口把牙齿打开,放了消炎药。然后过了两天右边的牙齿又开始疼到不行,又去门口把里面的神经给去了。

作者保留所有权,转载请注明 » 青木的博客 » 《东钱湖100里徒步环湖和牙髓炎》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安妮
11 天 前

忽略了自己的身体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