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的,人缺什么就喊什么。

最近比较流行一个说法 :中国人不骗中国人。

大概是中国人骗中国人的情况太多了,所以才忍不住发出这样的呐喊。

 

不同的文化会产生一定的距离感。

相同的文化就不一样了,大家知根知底,彼此伤害起来就特别深入内心。被一个无赖骂了跟被自己儿子骂了的感觉肯定不一样。

美国敌对中国,无非就是贸易战、舆论战、大不了真刀真枪大家打一架,觉得对方又坏又无耻是有的,但是也没有什么特别生气,敌人就该干敌人该干的事。

但是有时候看一些中国人的嘴脸,真的把人气到不行,毕竟是都是祖国母亲的儿子,敌人只能伤害到自己的肉体,儿子不但要你的命,还要伤你的心。

 

我亲戚有不少去了国外的,什么舅爷的儿女,还有父亲长辈的一些人,还有一些堂姐堂弟,堂妹什么的。有的在加拿大,有的在美国,可能还有一些在什么别的地方。

除了一个堂姐和一个堂弟小时候在一起玩,还算熟悉。其他的就是知道有这么些人,从父母偶尔不屑的言语中大概知道一些人经常在家族群里经常发一些不好的言论(这些亲戚群我从来懒得去看)。

母亲这边的亲戚我不知道是怎么去的国外,大概是学习又好家庭又好,长大后就去了。

父亲这边的去加拿大的好像是很早之前的大学生,在国内因为成分问题被排挤(似乎),然后就跑国外去了,然后慢慢的后代就都在国外了,我还看到这个小堂妹生日的时候家里送了她一台宝马X5(还是挺羡慕的,我还在开开了快10年的吉利)。

另外一个堂姐跟我姐差不多大,我姐的轨迹大概就是:山东大学-上海交大-布朗大学-武汉大学教书。堂姐的轨迹大概是:郑州大学-清华大学-美国不知道那个大学-然后美国结婚生子

堂弟是我姐和堂姐都在美国的时候去的美国,老妈似乎也有想法随大流,不过我当时想,如果都走了家里不是没人了么,况且家里又不像亲戚家一样有钱。就没去,其实我也没什么本事和能力,放在哪里也难放出太亮的光。

再来说说我一个朋友谢鹏飞,我在西安做二房东的时候认识的他,第一次见面是跟对方在抢一套毛坯房的房源,对方又瘦又小,贼眉鼠眼,斜挎了一个大包。后来慢慢熟悉了,真真是一个极好的人,不意气用事,和气生财,待人真诚,乐于分享。后来我离开了西安,对方生意也越做越大,后来我离婚了,跟对方在电话里哭的冒鼻涕泡,后来对方也离婚了,就跑去了美国,刚开始还有一些联系,我觉得为啥要跑美国,毕竟中美还在互掐,而且美国还在衰落,中国还在上升。但是他确说美国各种好,包括疫情也没有什么严重的,所谓的疫情死亡很多都是假的,因为死因说是因为新冠可以拿补贴,反正美国是真的好,而且他送送外卖也赚挺多钱巴拉巴拉。我就忽然意识到虽然我觉得谢鹏飞是个挺好的人,但是我们的想法和看法却是有一些不同。

 

大概就在十几年前,大部分人应该都会觉得能去美国挺好。时间再往前推,那能去美国就更是不得了了。毕竟美国那么美好,国内这么穷。

人向往更美好的生活没有错,即便我觉得我作为一个自认为客观理性的爱国者,如果小时候我学习好,更有才华,或者家里有钱,我也想去国外见识见识。如果能够在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有一番事业,赚点小钱,有个好日子,世界和平,我大概也就不回来了。

可惜我小时候没有好好学习,家里也没什么钱,我也没有在社会上混出什么成就,所以铁定成为一个小民,命运就跟祖国绑定在了一起。出于我的利益,打压我的祖国就是我的敌人,所以希望美帝霸权早点垮塌,明白中俄背靠背,我们都有共同的敌人,所以必须守望相助。

 

看看中国近代史,那些精神和信念熠熠发光,牛逼克拉斯的留学生,搞原子弹的,搞导弹的。

再看看新冠刚爆发的时候那些国外的华人拼命买口罩往家里寄,其实我明白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很多人是爱祖国的。

不过肯定也有不少希望祖国越差越好,毕竟自己废了老鼻子劲才转移阵地到美好的地方,结果还没缓过来,就发现之前的地方变好了,自己这边又衰落了,那自己不是傻逼么?如果中国更差了,那自己的努力才没有白费,自己的选择才是正确的。

这些联名要求斯坦福开除谷爱玲的就是另外一拨了,这批人大概已经是混的比较好的一拨人了,为了能够更往上爬爬,所以就要拼命诋毁中国,表忠心。

不过除非中国彻底失败,被分成不同的小国,被挑拨的互相仇视再也难以合力,被剔除科技和工业难以发展,被追求私利的西方代言人把控权利和利润。 除非中国变成这样,不然这些人永远不可能被真正信任,不可能被贴上放心忠犬的标签,毕竟再怎么说自己是美国人,在美国人眼里你身上流的血是不会改变的,中国越发强大,如果形势不对你随时可以反咬一口,以前美国强大你可以背叛祖国到美国,那中国强大后背叛美国到中国也没什么奇怪,况且还有先天优势不是么。

人类发展到这种程度,中国这样好的传承,文化,面积,人口,经济和军事,再加上咱们也有同归于尽的能力,所以实在是很难想到要怎么样我们才会败到这样的程度。

所以想要更上一层,只能寄希望于一代代被同化和稀释,多加点昂撒基因,后代彻底变成一个美国人再说吧。

5 1 投票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6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城南牧野
2 月 前

……当年山东人和河北人因为武松武二郎的归属,还打的不可开交呢,人们的心里永远有一条界线的。
(据说武松的老家是德州,而德州以前属于河北,现在属于山东)

maie
2 月 前

现在想来,五六十年代在中国最困难的时候毅然归国的那些人,真是太了不起了。

上海seo
2 月 前

😛 😛 他们估计是嫉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