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国际局势的进一步变化,有些国家的生意比较难做,比如美国高舞制裁大棒,导致国内不少银行战战兢兢,收缩了俄罗斯的收款业务。

虽然我们跟俄罗斯暂无业务往来,但是有一些在谈的业务,为了以防万一,几个月前我们就在尝试多种渠道来避免出现业务后无法收款。在国内就可以操作的大概就是昆仑银行(听说也比较难搞),VTB(俄罗斯外贸银行),还有中俄边境的一些小银行(珲春农商等)。

昆仑就不说了,昆仑山太高,我们这样芝麻大小的公司难入昆仑法眼。
VTB尝试申请了一下,给我们发了封邮件之后就杳无音讯,遥遥无期,第一次打听说是排队2个月,然后再打听就是排队5个月,7个月,有人尝试直接去上海找VTB的办事处,但是没有预约,进也进不去。
其实VTB毕竟是外国银行,国内银行能办当然更好咯,所以最后希望就落在了珲春农商。

珲春农商如果要尽快办的话需要存最少100万给对方,所幸我们也不急,慢慢来,在6月初我们启程去珲春。

自从上次外甥女小红枣独自乘飞机从武汉来到宁波,妞妞跟我们一起去接过后,就念念不忘也想坐飞机,所以这次就带上了妞妞。

先从宁波到中转城市,然后再到延吉,然后乘坐火车到珲春,来回折腾,满足小朋友对各种公共交通工具的尝试需求。

6-8号夜里到达延吉,在地图上看这是一个小小的边疆城市,但是酒店动不动就一晚一千多,我真他妈的日了狗了,住不起酒店,就找了个民宿,270一晚,在万达旁边的公寓楼里。

 

第二天在延吉转了一下,本来要去网红墙,但是司机师傅说白天没啥好看的,带我们去了民俗园,街道两遍全部都是韩服摄影,可惜年轻好看的妹子不多,很多都是中年,大抵是有钱又有闲,就租韩服拍写真。
比较有特点的是,这里几乎所有的店招都是中朝双语,不愧是少数民族自治区,当地朝鲜族去韩国打工的很多,在外打工赚了钱就带回家,所以小小的城市,感觉还挺繁华。

下午乘坐火车到珲春

到了珲春不免觉得来对地方了,到处都是俄文,街上随处可见拖家带口的俄罗斯一家人,俄罗斯的小女孩小男孩好看,大人往往都体态臃肿居多且不分男女。

刚到珲春的两天住在缇香酒店,早餐的时候居然整个大厅的全是俄罗斯人,似乎这个酒店也是俄罗斯人开的。

后来开户的事情遇到了点波折,导致我们在珲春呆了好几天,换了个酒店,机票什么的也都退了,换了酒店在维也纳,半夜停电。
另外珲春住的两家酒店空调都不制冷,大概是酒店觉得天气不热,想省点电费,没有开空调外机,这让我半夜总是热一身汗。

在珲春小朋友也生病了,高烧很难退下,在珲春的医院验血,开了布洛芬悬浊液和阿奇霉素,但是效果不好。强撑回到宁波,在李惠利重新检查验血和查病原体,确认是腺病毒感染,换了泰诺林和头孢,泰诺林还没来得及吃,只吃了头孢,第二天便好了。

--------------------------
作者保留所有权,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 青木的博客 » 边疆,边疆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3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拾风

时代的一粒沙,压在每个人身上都是千斤重担。

DIIIIII

看措辞这么奔放就知道是你本人写的哈哈哈

皇家元林

不关注时事还真不知道,现在国际形势这么严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