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客满意度

下午14:51,我们外贸业务的QQ群头像开始闪烁,过了一会儿,显示有6条消息。我点开一看,是一外国同事分享了一份来自一位保加利亚客户填写的顾客满意度调查表,调查10项,每项都是满分,他很高兴地告诉大家,我们在对一个采购了双绑机的保加利亚客户进行的顾客满意度调查中得到了最高分,请向我们生产部门分享这个好消息。设备部门的最高领导和第二领导给给予了积极反馈,竖起了大拇指和鼓掌(QQ表情)。 我没发言。 …

表达——直击重点

刚接到一个阿里云的电话,对方接起电话来,是这样切入的:首先问我们是不是在阿里有国际站,接着又讲了些趋势性的东西,接着问我是不是外贸的负责人。。。。讲了几分钟,我也没明白他是卖什么的。于是,问他是做什么的。对方开始问我,是否有独立站。。。 总算明白了。 我回复:不用的,谢谢,再见。 反思:同样是销售的我,在跟客户沟通的过程中,是否也有这样的情况,切入的话题太长,绕了太多的弯,说不到重点,最终客户失去 …

读书

最近在喜马拉雅听“100天读33本书”的合集,跟着主播听各领域的书,提高认知。主要是她对各本书的解说和她的理解,涵盖了心理学,逻辑学,营销学,博弈论、经济学、金融学、管理学、自我激励等学科,想要提高认知。她解说到的一些内容,感觉挺有道理,涉及面也挺广。于是去下载了相关的电子书,准备要看。实在是太多书想看了,但是我看书又慢,堆积太多,要加快速度才行。 看过书后,争取有输出,写读后感和笔记,努力用于实 …

窗口外的小猫

周三早上上班,看到阳台外面窗户下的草地上有一只黄色的大猫在睡觉,于是轻手轻脚跑过去摸了一把,大猫忽然惊醒,钻进绿植里去了。 周五下午,老妈在群里发消息说阳台外面的草地上有猫妈妈和小猫,想弄点猫粮给它们,刚好准备提前下班,就去了附近的宠物医院买了一小包,然后拼多多下单了一大袋。 带回家去给了老妈,大概是这样肚子瘪瘪的流浪猫独自带4只小猫,让老妈想到了母亲的不易,所以很是感慨,不断说着母猫的不易。 在 …

黑暗血时代

关于网络小说,我老妈看的那种王爷爱上我,我老姐看的那种霸道总裁爱上我,我老婆看的那种做精致女人那种我不太懂,我就只说男人看的那些: 1、除了极其微小比例的特殊人才,能够不依托其他参考,天马行空的想出开创性的点子。(比如小兵传奇、飘渺之旅、无限恐怖、亵渎之类) 2、大部分人都只能在自己匮乏的经验、虚弱的智力里打转。(比如女主昏倒了,男主立马开自己的私人直升机带女主来到了洛杉矶第一人民医院。再或者剧情 …

熬夜

其实我熬夜不是一天两天,熬夜是我的常态。 每到夜晚会感觉思绪会更沉入内在,会想很多事情,不像白天那么浮躁, 夜晚让我感觉生命短暂,想要去做更多事情,经常半夜12点多想去跑步。 经常在脑海里锻炼身体也不是个事情,节食减肥也没坚持太久,现在也懒得去看体重了。 今天人保对渠道的高利润业务渗透率考核又加强了,虽然考核不到我,但是毕竟倾巢之下岂有完卵,或多或少影响到了我这边,本想怄气做一些过激的调整,但是想 …

地球村与地球村

最近世界变样了。   2021年疫情有所缓解时,大家都恢复了信心,感觉制造业又恢复到了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可是,好景不长,近期疫情再次爆发;2022年2月俄乌爆发真枪实弹的战争,至今一个多月过去了,战争仍在持续,西方列强对俄各种制裁加码,带来的影响巨大: 中国到俄罗斯的物流只剩下EMS了(棒棒哒,战争也没有阻断EMS); 俄罗斯和乌克兰客户与中国的交流不能用美金支付了,但是可以用人民币( …

核酸检测

疫情有严峻的趋势,群里说附近有个废弃工厂的检测点人少,4月9号跟安妮去做了核酸,第二天小区又要求小区全部要做一次,于是又做了一次。 现在很多场所都要求必须有48小时之内的检测结果,于是今天早上又去做了一次。之前两次都是咽拭子还挺好,今天忽然捅了鼻孔,顿时鼻涕眼泪齐流,缓了好一会才好受点。 看来防疫真的变成了长期的事情了,这样也好,苦难兴邦,之后敌对势力搞更厉害的病毒的时候就不会手忙脚乱。

遇到的几次交通事故

即便是我这样自我感觉成长过程中算是没有遇到大病大灾的人,也难免有遇到一些小的交通事故。 第一次是在09年或者10年在西安,开了好朋友谢鹏飞的手动思域,在南二环从东到西的一个上坡处熄火倒溜,碰到了后面的奥迪,看起来是毫无损伤,但是奥迪车司机说我这外面看着没事,但是里面碰坏了啊,后来给了对方100块了事。 第二次是在宁波,开车跑神撞到一台外地三菱,我的车子丝毫无伤,对方稍有变形,其实当时对方无转向强行 …

消亡才是一切的归宿

今天打开了51.la,点开了已经没在用的一些统计项目。看到了之前放51.la统计代码还没有删除的三十来个站点。 这些网站都是我很久以前给别人做的,绝大多数都因为没有维护续费而消亡了。 只有三个网址还能访问: 一个齿条工厂的域名指向了对方在阿里巴巴的站点; 户县人民网是我在西安的时候跟老魏一起做的一个地区门户网站,里面最后一条信息是去年的; 一个北京的小提琴生产商; 其他已经无法访问的网址有; 我跟 …

博客压力测试

我想我实在是闲的蛋疼了,因为老姐使用连到我家的方式来实现科学上网,所以我昨天在家庭群里吹嘘我这个路由器多牛逼。 今天忽然想测试下网站的负载能力。 做了个100-1000并行的压力测试。 路由器里的centos虚拟机全程云淡风轻,看不太出来有什么压力。 主要的瓶颈在带宽,现在家里是300M电信带宽,上行大概在30-50M,我做了5线多拨,但是绑定的动态域名只对应其中一条线路,网站的访问是靠路由器里绑 …

轻断食第5天

我很早之前就想尝试断食,因为我经常吃的太多,太饱。而且很少有运动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坐着。 现在跟上学的时候比,身高没有变化,但是体重增加了八九十斤。 呜呼哀哉。 放在物资匮乏的年代,我这身材,一看就是有钱有势的。 但是正如白米饭在以前看来很好,现在却被说是高糖不健康。 我也无可否认的成了一个死胖子。 肉体和灵魂的关系一定并不只是简单容器这么简单, 因为我明显感觉这沉重的肉体把我的灵魂都裹在油脂 …

关于ESXI的快照占用空间的问题

我一直没有特别理解ESXI快照的机制,只是知道用,而且觉得建立快照也太他妈快了吧,基本没有等待时间。 直到前几天我一个用来放网站的centos虚拟机出现了剩余空间不足的问题,这个虚拟机给他分配了800G的空间,里面实际才放了不到400G的内容,为什么会空间不足呢? 查看了一下磁盘文件,发现虚拟机对应的磁盘变成了一个后缀0001的磁盘文件,大小就是300多G 我在创建虚拟机磁盘的时候没有加这个000 …

疫情给了大家公平较量的机会

  今天买东西,好几家都无法发货。我甚至都记不起来疫情爆发的准确时间了,应该有好几年了吧。 我原本觉得这次的新冠疫情很大概率是美国实验室里搞出来的,然后贼喊捉贼,拼命抹黑武汉。 后来美国也挺严重,那么看来要么就是真的自然发生的疫情,要么就是虽然是丫搞的但他自己也控制不住了。   我小时候总想象社会是理性的社会,勤劳就能致富,有能力就能向上。后来我慢慢长大,发现发财并不主要靠勤劳 …

减肥

昨天是我生日,虽然觉得内心毫无波澜,也毫不在意,但是想到自己的生日也不单单是自己的事情,还有家人,就还是勉强买了蛋糕,唱了歌吹了蜡烛。 然后在家里的群里看到了我的视频,真的是一个胖子,身体也胖,下巴里面的肉突出,姿态气质都是一个胖子。 我平时洗漱的时候在镜子里觉得自己还不算胖,我也知道自己照镜子可能会因为光线再加上肉眼PS的效果,对自己有所高估。这个视频彻底的给了我一巴掌,喊醒了我,我真的成了一个 …

看到在美华人联合上书求斯坦福开除谷爱玲后乱想

讲真的,人缺什么就喊什么。 最近比较流行一个说法 :中国人不骗中国人。 大概是中国人骗中国人的情况太多了,所以才忍不住发出这样的呐喊。   不同的文化会产生一定的距离感。 相同的文化就不一样了,大家知根知底,彼此伤害起来就特别深入内心。被一个无赖骂了跟被自己儿子骂了的感觉肯定不一样。 美国敌对中国,无非就是贸易战、舆论战、大不了真刀真枪大家打一架,觉得对方又坏又无耻是有的,但是也没有什么 …

deepin和ubuntu在ESXI下的系统占用

前几天在想要用linux,纠结ubuntu和deeepin。 一个是大牌,另外一个是国产。 纠结了一下就都装了最新版本的。 ubuntu在esxi里可以直接选择系统类型。但是deepin有点不太确定如何选择,于是一开始选择了其他linux64位,不过esxi7.0U3自动识别出来应该是linux4X64版本。 ubuntu没啥问题。 但是deepin随便用用,在esxi里cpu占用就居高不下,暂时 …

资金盘被割记

想写这个事情很久了,但是因为之前身在其中,自己写东西到网上有可能会影响到自己,所以迟迟没写。 现在基本上我已经被收割了,虽然不能说确定钱全赔了,但是拿回来的希望较低。 所以就随便写写。 根据吉姆科林斯的企业衰落五个阶段的理论,我们公司显然是处于第四个阶段后期:寻找救命稻草。 所以,大概在年前,我老板的又一个老战友给他推荐了一个项目,据老板这个战友说他最开始用2万块只做了几个月就做到八九十万。老板听 …

关于软路由的不断折腾

最开始使用软路由的契机是因为当时在使用的小米AX3600无法实现NAT回流(好像是这个名称),就是我在外网环境可以使用域名访问家里的一些服务,但是在家里就无法使用域名,只能使用IP。 后来精心配了一台软路由,性能强劲,外观像艺术品,可惜主板只有一个原生网口,另外一个pci的螃蟹网卡。 我安装了ESXI6.7U2,PCI网卡无法识别,就直通给了ikuai做WAN口,板载的intel网卡做LAN口,但 …

车险变革

我们经常看到巨头或者行业明明有更好的变革方向但是却难以做出变化。 柯达最早发明了数码相机,但是他们却行动迟缓被数码相机革了命。 丰田在很久以前就制造了电动车,但是现在丰田歇斯底里的逆势抵制电动车的政策趋向。 船大难掉头,惯性,利益关系,各种制肘,恐惧,都会产生极力维持现状的力量。 车险行业不合理久矣,在过去几年,很多地方车险的佣金能够达到40-50%,还有些地方能够双返,就是商业险和交强险都能有返 …